夕陽(yáng)產(chǎn)業(yè)?附加值低?競爭力弱?紡織,可以說(shuō)不!

2016-08-17 8:37:04??????點(diǎn)擊:
 當今,我們正處在一個(gè)急速變化的時(shí)代,這種“急變”在帶給我們茫然、不適的同時(shí),也送給了我們冷靜和機遇。

  綜觀(guān)全球工業(yè)發(fā)展歷程,不難發(fā)現,在每次變革到來(lái)、新格局形成之前,在每一次新產(chǎn)業(yè)、新轉型、新增長(cháng)出現或到來(lái)之際,都會(huì )伴隨著(zhù)一些行業(yè)衰落或被“誤解”情況的出現。這些行業(yè)不是被不負責任地人為貼上“夕陽(yáng)產(chǎn)業(yè)”的標簽,就是會(huì )被輿論導向毫不留情地扔進(jìn)“淘汰落后”的行列之中。

  如同春夏秋冬自然輪回一樣,某些工業(yè)行業(yè)隨著(zhù)時(shí)光的推進(jìn),會(huì )不斷加入新的時(shí)尚和科技元素,并賦予它新的“靈魂和內核”,而這些行業(yè)也必然會(huì )迎來(lái)新的發(fā)展機遇和曙光。

  幾十年來(lái),中國紡織既經(jīng)歷過(guò)發(fā)展的高潮,也跋涉過(guò)發(fā)展的低谷。從最初的國民經(jīng)濟支柱產(chǎn)業(yè)到我國傳統支柱產(chǎn)業(yè)、重要的民生產(chǎn)業(yè)和創(chuàng )造國際化新優(yōu)勢的產(chǎn)業(yè),科技和時(shí)尚融合、衣著(zhù)消費與產(chǎn)業(yè)用并舉的產(chǎn)業(yè)的轉變,中國紡織經(jīng)歷了不少坎坎坷坷,起起落落,也曾多次被誤解,即便是現在,中國紡織也仍然在許多方面被誤解著(zhù)。

  誤解一:夕陽(yáng)產(chǎn)業(yè)、落后產(chǎn)業(yè)

  曾幾何時(shí),有這樣一種看法,認為紡織行業(yè)是夕陽(yáng)產(chǎn)業(yè)、落后產(chǎn)業(yè),遠不如汽車(chē)電子等行業(yè)對國家經(jīng)濟的支撐作用,有些地方還提出要限期淘汰一些紡織企業(yè);國內各地的銀行負責人大多也不看好紡織行業(yè),認為紡織行業(yè)是高風(fēng)險行業(yè),不敢給紡織企業(yè)貸款。事實(shí)上,紡織業(yè)為我國的GDP做出了或仍在做著(zhù)重要貢獻。且不說(shuō)建國初紡織行業(yè)在整個(gè)國家工業(yè)的領(lǐng)軍地位。即便是當下,在全國工業(yè)發(fā)展不景氣的大環(huán)境下,紡織行業(yè)的發(fā)展仍好于鋼鐵、水泥等行業(yè)。統計局數據表明,1~4 月,在全國41個(gè)工業(yè)大類(lèi)行業(yè)中,33個(gè)行業(yè)利潤總額較  2015年同期實(shí)現了增長(cháng),其中紡織業(yè)增長(cháng)6.8%,好于6.5%的全國平均水平。

  其實(shí),關(guān)于紡織行業(yè)到底是不是夕陽(yáng)產(chǎn)業(yè)的爭論由來(lái)已久。那么,到底什么是夕陽(yáng)產(chǎn)業(yè)?傳統行業(yè)一定是夕陽(yáng)產(chǎn)業(yè)嗎?

  目前,比較大眾的定義是,所謂夕陽(yáng)產(chǎn)業(yè)是指對趨向衰落的傳統工業(yè)部門(mén)的一種形象稱(chēng)呼。夕陽(yáng)產(chǎn)業(yè)跟產(chǎn)品生命周期有關(guān),有些產(chǎn)品技術(shù)已經(jīng)成熟,連續創(chuàng )新趨于枯竭,市場(chǎng)飽和,產(chǎn)品趨于同質(zhì)性,競爭激烈,利潤很低。根據這個(gè)定義,似乎紡織行業(yè)和夕陽(yáng)產(chǎn)業(yè)的某些特征是吻合的。

  但世界紡織雖然歷經(jīng)幾百年的發(fā)展仍在繼續前進(jìn),盡管中國紡織發(fā)展的歷程經(jīng)過(guò)不少起起伏伏,但無(wú)論生存環(huán)境如何惡劣,只要給一點(diǎn)兒陽(yáng)光,就可以再次迎來(lái)生機,走向輝煌、燦爛。十幾年前,人民幣處于升值起步階段的時(shí)候,經(jīng)濟學(xué)界包括企業(yè)自身測算的結果是,如果人民幣升值5%,全行業(yè)就會(huì )虧損,紡織業(yè)就有面臨倒閉的風(fēng)險。但是我們人民幣升值早就超過(guò)了這個(gè)比例,而我們并沒(méi)有倒閉。當初加入WTO的時(shí)候,好多企業(yè)說(shuō),按照WTO規則,紡織行業(yè)會(huì )面臨“垮臺”的風(fēng)險,但結果是,我們非但沒(méi)有“垮臺”,相反,發(fā)展更好了。大家都知道,與夕陽(yáng)產(chǎn)業(yè)相對的是朝陽(yáng)產(chǎn)業(yè)。事實(shí)上,許多朝陽(yáng)企業(yè)升起的時(shí)候,就進(jìn)入了其步入夕陽(yáng)產(chǎn)業(yè)倒計時(shí)的狀態(tài)。一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是朝陽(yáng)產(chǎn)業(yè),還是夕陽(yáng),既不是由這個(gè)行業(yè)出現的先后時(shí)間而定;也不是由某些專(zhuān)家而定;更不是由產(chǎn)業(yè)的高低檔次而定。它是由市場(chǎng)而定,只要有市場(chǎng),有可持續的市場(chǎng),它就是朝陽(yáng)產(chǎn)業(yè)。從這個(gè)意義上講,傳統產(chǎn)業(yè)并不等同于夕陽(yáng)產(chǎn)業(yè),比如,膠卷行業(yè)雖然比紡織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的要晚,但隨著(zhù)數碼相機的普及,使用膠卷的人越來(lái)越少了,膠卷行業(yè)正在消失,應該說(shuō)它是一個(gè)夕陽(yáng)產(chǎn)業(yè)。再比如,幾年前被人們稱(chēng)為高科技朝陽(yáng)產(chǎn)業(yè)的多晶硅產(chǎn)業(yè),忽然之間也變成了沒(méi)落產(chǎn)業(yè)。而有著(zhù)幾百年發(fā)展歷史的紡織行業(yè)不僅沒(méi)有消亡,代表世界技術(shù)發(fā)展方向的美國,近年來(lái)還提出了重振美國紡織業(yè)的口號。

  因此,我們可以理直氣壯地說(shuō),紡織行業(yè)既不是夕陽(yáng)產(chǎn)業(yè),也不是落后產(chǎn)業(yè)。這個(gè)行業(yè)正在憑借高科技與諸多領(lǐng)域實(shí)現融合。

  誤解二:科技含量及附加值低

  在許多人的眼里,紡織行業(yè)一直是一個(gè)科技含量較低的行業(yè)。之所以有這樣的看法,也不是沒(méi)有原因的。首先,作為一個(gè)傳統產(chǎn)業(yè),在人們心中,紡織品更多擔負的還是蔽體御寒的作用。殊不知,隨著(zhù)科技的發(fā)展,隨著(zhù)多學(xué)科科技的不斷滲透和融合,紡織行業(yè)已經(jīng)成為或者正在成為“科技和時(shí)尚融合、衣著(zhù)消費與產(chǎn)業(yè)用并舉”的產(chǎn)業(yè)。

  紡織品具有較高的技術(shù)含量,已經(jīng)由來(lái)已久。且不說(shuō)漢代金縷玉衣即使在當今的科技條件下也難以實(shí)現復制,更不論漢唐霓裳在如今技術(shù)條件下也難以實(shí)現超越。即使在當下的中國,紡織技術(shù)發(fā)展也已經(jīng)取得了很大成就,發(fā)生了很大變革。這些變化主要體現在設備智能化、產(chǎn)品功能化、紡紗技術(shù)化等幾個(gè)方面。

  設備智能化

  紡織行業(yè)的技術(shù)進(jìn)步首先表現在紡織機械的智能化方面。比如,山東華興紡織集團已經(jīng)建成的智能化紡紗生產(chǎn)線(xiàn)采用了全球首套無(wú)人編織袋包裝輸送系統,從絡(luò )筒機取紗、輸送、品種識別、機器人卸紗、堆垛、機械手拆垛、配重篩選,到自動(dòng)套袋、編織袋自動(dòng)成包、自動(dòng)貼標、自動(dòng)碼垛、自動(dòng)入庫、自動(dòng)出庫,整個(gè)流程無(wú)任何人工直接參與,是真正的無(wú)人智能包裝輸送系統,生產(chǎn)效率提高了36%。大生集團投資1.6億元建設的國家級“數字化紡紗車(chē)間”通過(guò)“E 系統”,工作人員就可對生產(chǎn)中的設備運轉、質(zhì)量數據,乃至溫濕度調節、自動(dòng)照明實(shí)現實(shí)時(shí)監控、遠程監測。據測算,大生“數字化紡紗車(chē)間”萬(wàn)錠用工只需要15人,與原先普通車(chē)間的40人標準相比,自動(dòng)化、智能化程度大為提高。

  山東魯泰紡織股份有限公司引進(jìn)的世界最先進(jìn)的自動(dòng)穿筘機每分鐘可自動(dòng)穿筘140 根紗線(xiàn),工作效率是人工的8.6倍,一臺設備即可凈節約30多人。公司與康平納公司聯(lián)合研究開(kāi)發(fā)出全國首臺套年產(chǎn)10000噸全自動(dòng)筒子、經(jīng)軸、紗染色系統,實(shí)現了紗線(xiàn)經(jīng)軸的中控染色、智能配送。

  產(chǎn)品功能化

  美國近兩年以來(lái)推出了一系列高科技紡織品和服裝。比如,美國馬爾登紡織公司開(kāi)發(fā)出一種可以通過(guò)微纖維和鋰電池,自動(dòng)產(chǎn)生熱量的織物;Northface 公司推出小型鋰電池為能源的高科技外套,衣服溫度可以用調節器調整;麻省理工大學(xué)軍人納米科技學(xué)院也計劃于下月開(kāi)始研制可以防彈、防毒氣、自動(dòng)療傷、根據現場(chǎng)環(huán)境變換顏色的士兵制服。

  法國北方- 加萊海峽地區30 多家紡織企業(yè)組成的“紡織俱樂(lè )部”推出的以光纖和傳統織紗交織而成的“發(fā)光布”,可廣泛應用于信號標志、安全警示和卡車(chē)后部的后蓬布。

  日本富士紡織公司研制出一種含有特殊化學(xué)物質(zhì)的布料,可以幫助人們攝取每日所需維生素C。韓國服裝企業(yè)推出超強漂浮紡織品,只要用300這樣的紡織品,體重130公斤的人就可以在水中輕松地漂浮起來(lái)。

  紡紗技術(shù)化

  2013年,廣東溢達紡織公司的研發(fā)團隊攻克了8個(gè)世界性技術(shù)難關(guān),研制出700英支的紗線(xiàn),比當時(shí)最細的紗線(xiàn)還要細212%,不僅創(chuàng )下了全球最細紗線(xiàn)的記錄并保持至今,而且由于沒(méi)有先例,如何鑒定700英支紗線(xiàn)還一度難倒了第三方檢測機構。

  “高效短流程嵌入式復合紡紗技術(shù)”,由武漢科技學(xué)院徐衛林教授帶領(lǐng)山東如意科技集團和西安工程大學(xué)科研人員歷時(shí)三年共同完成。該技術(shù)被稱(chēng)為“如意紡”,即想用什么樣的纖維就用什么樣的纖維紡,想紡多少紗支就紡多少紗支,可以任意組合。實(shí)現了紡紗理論、紡紗設備、紡紗技術(shù)、配套技術(shù)的4 個(gè)突破,同時(shí)還實(shí)現了超高支、低支高紡、資源充分利用、多種原料組合、節能降耗5大創(chuàng )新。

  誤解三:市場(chǎng)空間消失、競爭力減弱

  隨著(zhù)科技的發(fā)展,紡織產(chǎn)品也已經(jīng)滲透到各個(gè)工業(yè)領(lǐng)域。不論是國防軍工、還是健康醫療;不論是交通、安全,還是體育、娛樂(lè )等方面都有了應用。

  醫療與衛生用紡織品

  紡粘熔噴醫衛用非織造布可提高產(chǎn)品的“三抗”等性能;經(jīng)編疝氣修補網(wǎng)、軟組織修補材料、針織結構人造血管等產(chǎn)品已進(jìn)入應用或臨床試驗階段。

  過(guò)濾與分離用紡織品

  袋式除塵技術(shù)使細顆粒粉塵排放濃度小10mg/m3,甚至達到超凈排放標準,濾袋壽命達到4年以上;燃煤電廠(chǎng)袋式除塵技術(shù)應用比例由10%增長(cháng)到25%,垃圾焚燒袋式除塵應用比例達100%;水過(guò)濾紡織材料及膜材料組件已大量應用于污水、廢水和循環(huán)用水處理系統。土工與建筑用紡織品

  雙向加糙防滑復合膜的開(kāi)發(fā),使南水北調工程提高了工程質(zhì)量和速度;高強度丙綸土工布的研制,提高了土工材料在堿性土壤環(huán)境下的持久耐化學(xué)性能;寬幅聚酯長(cháng)絲紡粘非織造胎基產(chǎn)品提高了防水材料的生產(chǎn)效率和工程質(zhì)量,并打破了國外同類(lèi)產(chǎn)品的壟斷;阻燃高強經(jīng)編聚酯格柵提高了煤礦支護系統效率和作業(yè)面的安全性;帶有光纖傳感器和監控系統的智能土工材料,可提供土壤加固、結構安全監控和預警等一體化功能解決方案。

  交通工具用紡織品

  國產(chǎn)芳綸蜂窩芯材批量應用于高速列車(chē)和大飛機項目;車(chē)用芳綸管路系統、安全氣囊布、安全帶等產(chǎn)品實(shí)現了國產(chǎn)化;高性能連續纖維和長(cháng)、短絲增強熱塑熱固材料在汽車(chē)輕量化領(lǐng)域日益發(fā)揮重要作用;非織造車(chē)用內飾材料替代了傳統機織和針織內飾面料,具有更加良好的性?xún)r(jià)比;廢舊紡織品循環(huán)利用于車(chē)內填充減震隔音材料技術(shù)達到國際先進(jìn)水平。

  安全與防護用紡織品

  新型消防服和搶險救援服性能達到國際先進(jìn)水平;新一代高性能軍警戰訓服具備多重防護性能;復合結構生物防護面料可有效阻止病毒侵入且透濕排汗性能持久;國產(chǎn)聚丙烯腈基活性炭纖維復合織物可滿(mǎn)足核生化防護服技術(shù)要求;高層住宅應急逃生、礦山救援、海洋工程等高性能繩索實(shí)現重大技術(shù)突破。

  結構增強用紡織品

  半剛性電池帆板經(jīng)編材料,為“天宮一號”衛星大幅減重;玻纖和碳纖復合材料減輕了風(fēng)電葉片重量并延長(cháng)其使用壽命;大直徑高壓軟體輸、儲管罐已用于國防軍工和應急搶險;大飛機用碳纖維復合材料結構件實(shí)現批量化生產(chǎn);碳纖維復合芯材導線(xiàn)在輸電線(xiàn)路中得以廣泛應用。

  誤解四:發(fā)展空間小、沒(méi)有前途

  當前,紡織行業(yè)的產(chǎn)能出現了向海外轉移的趨勢,國內企業(yè)也正處于轉型升級的過(guò)程中,不少企業(yè)感覺(jué)經(jīng)濟運行情況并不能盡如人意:中國紡織的勞動(dòng)力優(yōu)勢正在減弱;行業(yè)創(chuàng )新轉型的能力不足,市場(chǎng)競爭力正在減弱,行業(yè)未來(lái)的市場(chǎng)發(fā)展空間正在受到各種因素的擠壓。

  但事實(shí)上并非完全如此,日前國務(wù)院印發(fā)了《中國制造2025》,新一代信息技術(shù)產(chǎn)業(yè)、高檔數控機床和機器人、航空航天裝備、海洋工程裝備及高技術(shù)船舶、先進(jìn)軌道交通裝備、節能與新能源汽車(chē)、電力裝備、農業(yè)裝備、新材料、生物醫藥及高性能醫療器械等10大優(yōu)勢和戰略產(chǎn)業(yè)作為突破點(diǎn),力爭到2025年達到國際領(lǐng)先地位或國際先進(jìn)水平。在這十大領(lǐng)域中許多項目又是和紡織行業(yè)緊密相關(guān)的。

  先進(jìn)紡織材料

  高端產(chǎn)業(yè)用紡織品:2020 年實(shí)現可吸收縫合線(xiàn)、血液透析材料的自主產(chǎn)業(yè)化,部分替代國外進(jìn)口產(chǎn)品;滿(mǎn)足熱、生化、靜電、輻射等功能防護要求;高溫過(guò)濾、水過(guò)濾產(chǎn)品性能滿(mǎn)足各應用領(lǐng)域要求;土工材料滿(mǎn)足復雜地質(zhì)環(huán)境施工要求。

  功能紡織新材料:2020年,阻燃極限氧指數﹥32,無(wú)熔滴,滴水擴散時(shí)間﹤1s,能耗降低20%。2025年高端產(chǎn)品基本實(shí)現自給。

  高性能纖維及復合材料

  高性能碳纖維及其復合材料:2020年國產(chǎn)高強碳纖維及其復合材料技術(shù)成熟度達到9級,實(shí)現在汽車(chē)、高技術(shù)輪船等領(lǐng)域的規模應用;力爭在2025年前,結合國產(chǎn)大飛機的研發(fā)進(jìn)程,航空用碳纖維復合材料部分關(guān)鍵部件取得CAAC/FAA/EASA 等適航認證。

  高性能對位芳綸纖維及其復合材料:2025年國產(chǎn)對位芳綸纖維及其復合材料技術(shù)成熟度達到9級。建立統一標準的高性能纖維材料技術(shù)體系,攻克系列化高性能纖維高效制備產(chǎn)業(yè)化技術(shù),開(kāi)展與國產(chǎn)高性能纖維相匹配的復合材料基體材料、設計技術(shù)、成型工藝、性能表征、應用驗證及回收再利用等研究,確保重大裝備需求。

  新一代生物醫用材料

  再生醫學(xué)產(chǎn)品:研制出5~10種應用于骨、皮膚、神經(jīng)等組織再生修復的生物活性材料,高端再生醫學(xué)產(chǎn)品年產(chǎn)規模50億元。

  功能性植/介入產(chǎn)品:開(kāi)發(fā)出5~10項應用于心血管、人工關(guān)節、種植牙、視覺(jué)恢復等臨床治療的生物醫用材料,高端功能性植/ 介入產(chǎn)品年產(chǎn)規模30億元。

  醫用原材料:實(shí)現重要原材料的國產(chǎn)化,支撐量大面廣的醫用耗材、滲透膜、可降解器械等產(chǎn)品,實(shí)現年產(chǎn)規模30億元。

  智能仿生與超材料

  可控超材料與裝備:實(shí)現特定頻段內電磁波從吸波與透波的可控轉換,或者將特定頻段內的吸波或透波轉換為輻射電磁波。仿生生物粘附調控與分離材料:實(shí)現長(cháng)效抗海洋生物粘附(3年,低于5%),環(huán)境無(wú)毒害;實(shí)現高效的粘附調控富集分離99%以上;獲得2~3種長(cháng)效仿生抗海洋生物粘附的涂層材料及仿生高效分離技術(shù)與裝備。

  柔性智能材料與可穿戴設備:實(shí)現柔性仿生智能材料“卷對卷”的生產(chǎn),實(shí)現電磁可調、智能傳感、0 ~360°任意彎曲、與人體兼容。

  從上面幾個(gè)方面可以看出,紡織行業(yè)不僅不是夕陽(yáng)產(chǎn)業(yè)、落后產(chǎn)業(yè),而且它正在實(shí)現與多學(xué)科科技的跨界融合,這也說(shuō)明紡織行業(yè)是一個(gè)與時(shí)俱進(jìn)的行業(yè),未來(lái)紡織行業(yè)的前景依然很廣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