柯橋!中大!盛澤!三大紡織市場(chǎng)迎來(lái)新一輪漲價(jià)潮

2016-08-17 8:53:02??????點(diǎn)擊:

    最近的紡織行業(yè)可謂是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”的節奏。先有“天災人禍”的棉花狂漲一通,后有“半月漲千元”的粘膠開(kāi)啟了跟漲之路,接下來(lái),護航“G20”關(guān)停的滌綸廠(chǎng)、“反傾銷(xiāo)”風(fēng)波的腈綸版面走勢都不消停,而下游還是那種“風(fēng)平浪靜”的模樣,夾在中間的紡企的利潤進(jìn)一步受到了擠壓。

江蘇南通兩家紡織巨頭7月19起坯布價(jià)格上漲1~2元/米

其他紡織企業(yè)紛紛跟進(jìn),同步上漲

    據河南、山東、湖北、江蘇等地的棉紡織廠(chǎng)反映,迫于6月中旬以來(lái)國內外棉花價(jià)格大幅上漲,棉紗、坯布報價(jià)不得不較大幅度上調,雖然下游織造、服裝、外貿公司強烈抵制且消化能力疲軟,但為了轉嫁原料成本和風(fēng)險,硬性上漲成了棉紡織廠(chǎng)的無(wú)奈之舉。

    棉花高壓態(tài)勢持續,壓的下游有點(diǎn)透不過(guò)氣,各紡企的純棉紗、滌棉紗等報價(jià)不得已跟著(zhù)上漲,雖坯布、面料廠(chǎng)談單時(shí)還會(huì )很抵觸,但行情如此,用與不用,紗線(xiàn)價(jià)格都擺在那里,因此最近幾天下游部分織布廠(chǎng)、面料廠(chǎng)等,即使銷(xiāo)售行情不好,也已無(wú)力支撐成本大漲現狀,紛紛向客戶(hù)發(fā)通知。


    一、棉花:我若不漲,還有棉農種我么?


    棉花期貨市場(chǎng)上周的表現著(zhù)實(shí)精彩,7月13日鄭棉主力合約CF1701瞬間沖破了16000元/噸大關(guān),ICE期棉追隨鄭棉、儲備棉競拍成交價(jià)的腳步大幅上漲,7月8-13日短短四個(gè)交易日12月合約暴漲10.33美分/磅,漲幅16.03%,國內外市場(chǎng)共振上漲的模式開(kāi)啟,目前基本面為市場(chǎng)提供有力支撐,雖炒作熱情的有所降溫,但棉花庫存依然處在低位的紡企仍然存在剛需,接下來(lái)的國儲棉高成交率高價(jià)位成交的態(tài)勢。


    作為戰略?xún)湮镔Y,棉花有著(zhù)其舉足輕重的地位。隨著(zhù)前段時(shí)間棉花一再落價(jià),棉農們紛紛表示再次種植的意愿不大了,種植面積也在大幅縮水,試想,如果有一天棉花一跌再跌,跌到無(wú)人種植的地步,是否對國內紡織真的是福?

    目前,棉花的波動(dòng)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向下游傳導,紗線(xiàn)、坯布等都有所上調,雖然總體漲幅不如棉花,下游的疏導依然桎梏,但國家的宏觀(guān)調控依舊是“眾人皆知”的暗手,國家自然不會(huì )讓棉農都放棄種棉,那么拉漲是除了補貼之外最行之有效的手段。究竟拉漲到多少,國家才滿(mǎn)意,這個(gè)就不是小編所能領(lǐng)悟到的,但國家拉漲棉花的決心是有目共睹的。國家的“饑餓營(yíng)銷(xiāo)”手段,必然會(huì )“餓死”一部分過(guò)剩的產(chǎn)能,但如果“餓過(guò)了”,恐怕以后想修復會(huì )難度更大。

    二、粘膠:棉花上漲我也漲,棉花老大我老二。


    棉花漲了,作為棉花的一階“后補”隊員,粘膠著(zhù)實(shí)跟著(zhù)瘋狂了起來(lái)。截止7月15日,粘膠短纖價(jià)格強勢拉漲,1.5D*38mm的粘膠短纖報價(jià)執行14330元/噸,較周初13910元/噸上漲420元/噸,上漲幅度達3.02%。國內幾個(gè)大的知名粘膠廠(chǎng)紛紛傳來(lái)“漲報”,可謂是“半月升千元”。7月4-15日,不到半個(gè)月的時(shí)間,粘膠短纖價(jià)格強勢拉漲超千元,其漲勢與同期標準級棉花現貨價(jià)格不相上下。

    粘膠短纖與棉花高度相關(guān),從歷史上看棉價(jià)的上漲往往能給粘膠短纖帶來(lái)較強的提振。6月28日以來(lái),鄭棉期貨1609合約累計漲幅達11.49%,標準級棉花現貨價(jià)格漲幅達10.06%。棉花價(jià)格的大幅上漲,打開(kāi)了粘膠價(jià)格上漲空間。此外,目前市場(chǎng)上高品質(zhì)棉花供給緊缺,儲備棉投放如杯水車(chē)薪,紡企購棉“蜀道難”,面臨著(zhù)“無(wú)米下鍋”的窘境,這對提升粘膠的使用比例很有幫助。雖然不能說(shuō),粘膠的漲價(jià)全部“歸功于”棉花,但是棉花著(zhù)實(shí)讓粘膠也搭上了這趟“漲價(jià)號”班車(chē)。

    三、滌綸:大哥們先漲,我隨后就來(lái)。


    經(jīng)歷了5月份的回落調整之后,滌綸短纖6月份在6600元/噸附近的階段低位持續盤(pán)整。6月底至7月上旬,受聚酯大盤(pán)向好及棉花原料大漲的帶動(dòng),滌綸短纖重心累計上調200元至6780元/噸。但淡季下游滌紗及滌棉坯布銷(xiāo)售清淡,需求不足;滌綸短纖市場(chǎng)觀(guān)望氣氛濃厚,行情始終不溫不火;近日國際油價(jià)及聚酯原料又呈疲弱走勢;滌綸短纖反彈行情缺乏基本面的有力支撐,顯得后勁不足。

    但G20峰會(huì )馬上就要到來(lái)了,為了實(shí)施“晴空萬(wàn)里”的環(huán)境指標,江浙滬地區的一些聚酯企業(yè)被限產(chǎn)或停產(chǎn)了。據悉,G20峰會(huì )期間涉及的聚酯工廠(chǎng)產(chǎn)能高達1791萬(wàn)噸左右,占聚酯總產(chǎn)能的38%左右;受此影響,8-9月份聚酯供應將明顯減少。具體來(lái)看,核心區的聚酯工廠(chǎng)都將進(jìn)入為期兩周的停工范圍,涉及產(chǎn)能達到1007萬(wàn)噸左右。嚴控區和管控區雖不會(huì )同核心區一樣全部停產(chǎn),但相關(guān)聚酯工廠(chǎng)亦將出現限產(chǎn)的情況。

    滌綸雖然沒(méi)有完全搭上“炒棉熱”這波浪潮,但G20峰會(huì )也給了滌綸廠(chǎng)一劑強心劑。從上下游市況來(lái)看,雖然聚酯原料價(jià)格近期處在波動(dòng)狀態(tài),布市上大部分面料銷(xiāo)售量不足,但近期的這波原料減產(chǎn),或將給不溫不火的滌綸下半年行情加加油。

    四、腈綸:我正在努力…


    7月13日,商務(wù)部發(fā)布終裁公告,最終裁定原產(chǎn)于日本、韓國和土耳其的進(jìn)口腈綸存在傾銷(xiāo),國內腈綸產(chǎn)業(yè)受到了實(shí)質(zhì)損害,且傾銷(xiāo)與實(shí)質(zhì)損害之間存在因果關(guān)系。自2016年7月14日起,決定對原產(chǎn)于日本、韓國和土耳其的進(jìn)口腈綸征收反傾銷(xiāo)稅,稅率為4.1%-16.1%。

    腈綸市場(chǎng)目前正處于需求淡季,紡織領(lǐng)域剛需備貨,腈綸行業(yè)整體開(kāi)工下降,暫無(wú)供應壓力,但此次反傾銷(xiāo)稅的推出,會(huì )對國內的腈綸市場(chǎng)起到一定的保護作用,但實(shí)際效果會(huì )如何,還要根據后市的市場(chǎng)需求以及國外腈綸的反應來(lái)看。

 

    編后語(yǔ)


    也許除了棉農和投機者,沒(méi)人希望棉花漲價(jià),紗廠(chǎng)希望上游纖維狠狠的跌,布廠(chǎng)也希望上游紗線(xiàn)價(jià)格低點(diǎn),服裝廠(chǎng)希望布料便宜點(diǎn),而消費者肯定更希望用最少的錢(qián)買(mǎi)到質(zhì)量最好的衣物。

紡織企業(yè)迎來(lái)新一輪漲價(jià)潮

    大家都是抱著(zhù)上游低價(jià)、下游高價(jià)的心態(tài),這本無(wú)可厚非,因為只有這樣企業(yè)才能維持生存乃至發(fā)展壯大。作為夾在這波行情中間的紡企們,注定是不好受的。這波的原料漲價(jià)已成趨勢,紡企現在最為希望的是壓力的順利傳導,保障其本身的利潤。

    面對大起大落的紡織市場(chǎng),沒(méi)有一個(gè)企業(yè)能獨善其身,應對策略也不盡相同,看空的企業(yè)是“才下眉頭,卻上心頭”,隨用隨買(mǎi)、調整開(kāi)臺。即使是看多的企業(yè)卻是“山雨欲來(lái)風(fēng)滿(mǎn)樓”,出手還羞,下單謹慎。

    市場(chǎng)的波動(dòng)勢必會(huì )造就一批“英雄”,同時(shí)也會(huì )伴隨著(zhù)一群“烈士”,當市場(chǎng)上下?lián)u晃的時(shí)候,就是大機會(huì )即將來(lái)臨的時(shí)候,紡織同仁們所希望的好日子興許“不近”,但亦不遠矣,堅持住終會(huì )看到曙光,畢竟行業(yè)是不會(huì )消失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