紡織行業(yè)內多家上市公司正紛紛選擇轉型“謀生”

2016-08-17 8:34:31??????點(diǎn)擊:
紡織業(yè)務(wù)遭上市公司“嫌棄”,多家企業(yè)轉移陣地,紡織業(yè)務(wù)受政策影響較大。接下來(lái)的時(shí)間,大家就跟著(zhù)世界服裝鞋帽網(wǎng)的小編一起來(lái)看看詳細的資訊吧。

  因為用棉困難,近日有上百家紡織企業(yè)請愿加大儲備棉花的投放量。但與之相反的是,行業(yè)里亦有上市公司“驕傲”表示,此輪儲備棉投放對公司影響有限。原紡織業(yè)的上市公司,如今多在謀求轉型??傮w來(lái)看,A股上以紡織作為主營(yíng)業(yè)務(wù)的企業(yè)已經(jīng)越來(lái)越少,傳統紡織企業(yè)紛紛轉型,主營(yíng)業(yè)務(wù)向著(zhù)互聯(lián)網(wǎng)、彩票等和紡織業(yè)務(wù)“八竿子打不著(zhù)”的方向轉變。

  “(紡織)行業(yè)遇到了很大的問(wèn)題,產(chǎn)能結構不合理,按照我們的理解就是產(chǎn)能有些過(guò)剩,導致效益很差?!?常山股份董秘池俊平表示:“我們必須要想辦法去應付這個(gè)狀況?!薄敖衲陜涿尥斗艑久藁ú少徲绊懹邢?,公司在年初時(shí)預測今年棉花價(jià)格有所增長(cháng),較早在市場(chǎng)上采購了今年的全年用棉?!倍爻坦鹚稍诨貜陀浾卟稍L(fǎng)函時(shí)表示。

  長(cháng)江證券 一份研報指出,在棉紡織行業(yè),原材料棉花占營(yíng)業(yè)成本的比例高達70%左右。國家與棉價(jià)相關(guān)的每一個(gè)政策變動(dòng),都會(huì )對上市公司的經(jīng)營(yíng)活動(dòng)產(chǎn)生重要影響。而華孚色紡,曾經(jīng)在政策變動(dòng)上吃過(guò)虧。

  2011年到2013年,為了保護棉農利益、保障供給及穩定市場(chǎng),國家出臺了臨時(shí)收儲政策。在收儲政策的支撐下,國內棉價(jià)居高不下,內外棉價(jià)差于2013年一度達到5900元每噸。2014年,實(shí)行了3年的國家臨時(shí)收儲政策生變,棉花直補政策細則出臺,將補貼直接給棉農,新棉價(jià)格則由市場(chǎng)決定。

  這又導致了2014年棉花價(jià)格的斷崖式下跌。華孚色紡的營(yíng)收也受到影響,年報顯示,華孚色紡2014年營(yíng)收額為61.33億元,比之2013年減少了1.07億元,營(yíng)業(yè)利潤則為負值。

  目前,紡織行業(yè)內多家上市公司正紛紛選擇轉型“謀生”。A股共有14家企業(yè)屬于棉紡行業(yè),但一些原本的“紡織企業(yè)”,早已不在這14家公司中。以深紡織為例,其主營(yíng)業(yè)務(wù)為紡織服裝制造、紡織服裝貿易、LCD 偏光片制造和物業(yè)租賃管理,所屬行業(yè)也已被變?yōu)椤坝嬎銠C、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(yè)”。

  2015年年報顯示,該公司紡織品板塊的營(yíng)收為2520.53萬(wàn)元,僅占了全年營(yíng)收的2.05%;而從另一個(gè)角度看,紡織品板塊的營(yíng)業(yè)成本為2711.75萬(wàn)元,毛利率為負值,可以說(shuō)是拖累公司的業(yè)務(wù)板塊。對于深紡織管理層來(lái)說(shuō),這或許是意料之中的事。2007年和2008年,深紡織連續兩年營(yíng)業(yè)總成本超過(guò)了營(yíng)業(yè)收入,扣非后的凈利潤為負值。

  2009年10月,深紡織公告稱(chēng)擬募資不超過(guò)8.5億元用于TFT-LCD用偏光片項目;在當年年報中,深紡織更是表示將“通過(guò)調整產(chǎn)業(yè)布局,有序退出傳統加工企業(yè)”。而作為深紡織的后起之秀,光電業(yè)務(wù)在2015年實(shí)現了8.04億元的收入,為深紡織貢獻營(yíng)收超過(guò)半壁江山,占當年營(yíng)收總額比例達65.52%。

  類(lèi)似的是,常山股份公司2015年也完成了收購北明軟件,而在這項收購前兩年,常山股份的紡織業(yè)務(wù)要依賴(lài)于政府補貼才實(shí)現微利。還留在棉紡行業(yè)的14家企業(yè)中,除常山股份, 凱瑞德 在2015年年報中表示公司的主營(yíng)業(yè)務(wù)在由紡織向互聯(lián)網(wǎng)加速、彩票等相關(guān)業(yè)務(wù)轉變; 黑牡丹 2015年紡織業(yè)務(wù)也僅占了營(yíng)收總額的28.68%。

  在池俊平看來(lái),紡織公司轉型,在整個(gè)行業(yè)都是非常普遍的現象,“行業(yè)遇到了很大的問(wèn)題,紡織行業(yè)產(chǎn)能結構不合理,按照我們的理解就是產(chǎn)能有些過(guò)剩,導致效益很差,上市公司如果沒(méi)有效益連年虧損,是要被ST被摘牌的,我們必須要想辦法去應付這個(gè)狀況?!毙袠I(yè)觀(guān)察人士馬崗指出,紡織行業(yè)處在一個(gè)過(guò)度競爭的狀態(tài),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。內銷(xiāo)的增長(cháng)短期來(lái)看可以沖抵出口的下滑,但長(cháng)期來(lái)看,更需要產(chǎn)能結構的調整,用優(yōu)質(zhì)商品提高市場(chǎng)份額。